军娃勋勋:爸爸离开一年,我要用五彩画笔把他“留下” – 中国军网_3

军娃勋勋:爸爸离开一年,我要用五彩画笔把他“留下” – 中国军网
火箭军某旅使命规划队原队长邱黄成的女儿、军娃勋勋——用彩色画笔把爸爸“留下”夜幕低垂,弦月如钩。军娃勋勋左手托着腮帮,右手握着画笔在纸上不断游走,留下一团杂乱的线条。笔头杂乱,缘于心头悸动。此时她又想起了爸爸——那个英俊阳光的中校军官、火箭军某导弹旅使命规划队原队长兼工程师邱黄成。从前,无数个夜晚,勋勋坐在书桌旁画画,总有爸爸忙前忙后,要么给她“当帮手”,要么不断给她加油。勋勋和爸爸邱黄成在一同的美好韶光。但是,就在上一年“六一”国际儿童节后的一天,邱黄成因突发疾病,倒在战位上,生命定格在了40岁。邱黄成走后,勋勋更喜爱画画了,她想要用五颜六色的画笔“留住”爸爸的姿态。从前“六一”,她最高兴的事就是收到爸爸给的节日礼物。本年,她想要画一幅回忆中的爸爸,送给自己当礼物。满墙的画纸,也画不完爸爸的好勋勋家客厅的墙壁上,贴了许多主题为“我的爸爸”的画,有对着相片画的,有卡通形象的,有穿常服的,也有穿迷彩的。“勋勋,你咋这么喜爱画画啊?”看着勋勋每周末雷打不动上美术班学画画,教导教师问道。“我有多想爸爸,就有多喜爱画画,我想用画笔留住爸爸。”小勋勋充溢童真的答复,令在场所有人听得鼻子一酸。勋勋给爸爸画的肖像,看上去精气神十足,就像她在作文中所写:“我的爸爸是一名武士,他穿上戎衣的姿态可威武了。爸爸有一张鹅蛋脸,长着又黑又粗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分外有精力,笑起来感觉可亲切了。”在小勋勋眼中,爸爸是最英勇的。2018年5月,邱黄成带领官兵操练手榴弹抛掷,因练习强度大,回家吃饭时拿筷子手都在抖。勋勋见状后问道:“爸爸你怎么了,疼不疼?”邱黄成摸摸她的头说:“爸爸往后可是要上战场和敌人交兵的,练习受点伤不算啥。”后来,回想起爸爸的话,勋勋用画笔活灵活现复原其时场景,一幅《英勇的爸爸》栩栩如生。在小勋勋眼中,爸爸是很繁忙的。邱黄成往常作业繁忙,周末都常常很晚才回家。勋勋便画了一幅《晚归的爸爸》:朦胧的路灯下,爸爸拖着疲乏的身子走在回家路上,路灯投射在地上,留下长长的影子。在小勋勋眼中,爸爸也是很好玩的。在一幅《鱼上钩啦》的画作中,她记录下和爸爸一同垂钓的场景。画面中,勋勋手中拿着捕鱼网兜,死后是钓上来的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,一家3口都高兴地打开双臂庆祝。她回忆说:“爸爸看到鱼后眼睛都亮了!”有爸爸妈妈陪同的欢喜场景,孩子总是回忆最深入。邱黄成尽管平常很少回家,女儿勋勋却记住那些可贵韶光里的点点滴滴。最美的画笔,也画不出心灵的美“爸爸跟我说,最难画的就是心灵的美、内涵的美。”勋勋有一幅画,画的是跟爸爸一同去养老院看望“爷爷奶奶”。画里,邱黄成拉着女儿的手,在一同歌唱跳舞。他们去养老院探望的,其实是街坊余建中、朱玉飞配偶的母亲。余建中、朱玉飞60多岁了,儿女都不在身边,自己赶车去养老院探望白叟不方便。邱黄成一有空便自动帮着开车接送,小勋勋也每次都当“小跟班”。到了养老院,勋勋给爷爷奶奶们歌唱跳舞,和爸爸一同帮着打扫卫生,高兴得像一只高兴的小鸟。不知不觉中,经过爸爸的以身作则,她逐渐懂得了什么是“真善美”。道德能够传递,爱能够连续。本年“五一”长假期间,勋勋有一天一大早就起床,开端拾掇自己的旧衣服。“她个子长得快,许多旧衣服都穿不了,可我也很猎奇,她整理了满满一筐衣服想干啥。”邱黄成的妻子周慧晶问询后才得知,女儿今日要做一件“大事”。本来,在市区广场邻近的一个地下通道里,有一面“爱心墙”。墙上挂满了爱心人士捐赠的衣物,有需求的人能够免费取用。勋勋得知后,也想捐赠一份爱心。周慧晶和女儿抬了一大筐衣服来到“爱心墙”下,待了整整一个下午。周慧晶说,那天勋勋的心境特别好,在“爱心墙”上挂衣服时也很仔细,“还说现在是夏天,要把夏天的衣服往前挂,冬季的往后挂”。再多的画作,也画不行天堂的爸爸邱黄成常常外出参与演习。勋勋没有见过戈壁滩,但仔细的她从只言片语中感到,那里是爸爸去得最多的当地。所以,她画了一幅爸爸和导弹发射车在一同的场景。导弹发射车的姿态是她从电视上看来的,一片散乱的黄色小点则被她用以描绘戈壁。和平鸽在她画笔下的导弹发射场振翅高飞,她的爸爸却在那次使命中永久倒下了。勋勋画笔下的爸爸邱黄成。作者供给邱黄成生前,勋勋给他画的最终一幅画是《风铃》。画中的风铃,是她读小学二年级时,爸爸陪她一同着手制造的手艺品。《风铃》画上,红日高挂,海天湛蓝,鸥鸟翱翔,3串贝壳风铃好像正随风摇曳……“风铃,代表怀念,代表高兴。爸爸是解放军,很少回家,我常常想他,所以见到风铃,就好像爸爸出现在眼前。”小勋勋在这张画的反面写道。勋勋和妈妈一同把《风铃》贴在了墙上,她期望远在天堂的爸爸能看见,她和妈妈会刚强达观地过好每一天。在校园里,勋勋十分尽力,歌唱、跳舞、讲演、绘画都很超卓,还担任了班长。周慧晶说,“勋勋”是邱黄成给女儿起的奶名,一是涵义女儿是他们爱情的勋章,二是他期望女儿能像兵士相同有使命感、荣誉感。“我和女儿必定不会让他绝望!”她咬咬嘴唇,坚定地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